另特码玄机|曾女士百灵鸟|

《都市劍說》全文閱讀

作者:華表  都市劍說最新章節  都市劍說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都市劍說最新章節第1118節-名額(20-02-18)      第1117節-助人為樂(20-02-18)      第1116節-周真人兜底(20-02-18)     

第1088節-趙家登門

  大奔開出老遠,車輛又開始顛簸起來,李局座似乎被震醒了,咂摸了幾下嘴,迷迷糊糊地說道:“小白,有誰在說話,聽起來好耳熟?” 時間都已經過去了一刻鐘,老爹這反應真是夠慢的。 李白搖了搖頭說道:“沒人說話,老爹,你醉糊涂了。” 這會兒醉得唏哩呼嚕,判斷力喪失了大半,所以真相還是暫時別告訴老頭子。 “我沒醉,還能再來半斤,今天真痛快!呵呵!” 老李發出無意義的傻笑,只有跟當兵的喝酒,他才能真正放的開。 那股子兵味兒,才是最好的下酒菜,不然話不投機半句多,老李也不是跟誰都都像這般喝到酩酊大醉。 “……” 李白沒跟老爹搭話,而是專心當自己的司機,一直到家。 一小時后,他扶著醉醺醺的老爹回到了家。 老媽韓秀影開的門,嗆人的酒氣撲面而來,當即皺起眉頭,一臉嫌棄道:“小白,你們去喝大酒了?” “不是我們,是我!” 李白指了指還在傻笑的老爹。 “老婆,親親!” 老李張開胳膊,向韓秀影抱去,想要抱抱親親摸摸。 “這一身酒臭,還不快去洗洗。” 韓秀影并沒有讓老李得逞,順勢飛身上前,一個360度奪命剪刀腳將這個醉鬼放翻在地。 然后施施然的站直身子,拖著這貨的腳脖子,就這么扯進了附近的衛生間。 幸虧大平層的空間夠大,能夠毫無阻礙的完整施展出來。 臥艸!~ 俺看到了什么? 李白揉了揉眼睛,一向和藹可親的老媽居然這么生猛。 第二天早上十點多鐘,老李從宿醉中醒來,好在昨晚喝的酒不差,沒有上頭,除了有些暈暈乎乎,倒是沒有什么不適感遺留下來。 他穿著睡衣從床上爬起來,往自己身上看了看,已經完全不記得究竟是怎么到床上的。 嗯!就是脖子有點兒疼! 推門而出,就見廚房里乒乒乓乓忙得歡實,客廳里面四個妹子正在搓麻將,嘩啦嘩啦,響個不停,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正在看電視。 這一大家子才是老李想要的過年熱鬧,他打了個大大的呵欠,臉上露出笑容。 “起床啦!趕緊收拾收拾去,有客人要來,你這個司務長快來幫忙。” 聽到外面的動靜和老李的呵欠聲,韓秀影從廚房里探出腦袋,盡管有兒子幫忙,但是她依舊忙得不可開交。 一屋子九口“人”,里面有好幾個大胃王,不論做多少,最后都能夠吃的干干凈凈。 幸虧食物儲備充足,不然韓秀影還真的不知道該怎么張羅一天的三餐飯菜。 才做了不到兩天,她就大感吃不消。 對付這種消耗量,原本是特種大隊司務長的老李才是專業人士。 老李不記得自己約了誰,難道是老婆或兒子約的客人,當即扯著嗓子問道:“客人?誰啊?小白,有誰要過來?” “趙彪,趙小亮一家子要過來。” 李白的聲音從廚房里傳出來。 盡管儲物納戒里有不少半成品和成品,可是做菜的人有自己的想法,只好現切現做。 “誰?趙彪?他過來干什么?” 老李當即皺起了眉頭。 趙彪? 等等!他終于想了起來,這個討厭鬼好像也在湖西市。 李白解釋道:“昨晚在回家的路上,我們遇到了趙叔,他說今天過來拜訪你,帶著全家人。” “活見鬼,他來做什么?來找揍嗎?小白,這么大的事,你怎么沒跟我說?” 李衛一想起趙彪現在的位置原來是自己的,就氣不打一處來。 “老爹你喝醉了唄!我跟老媽說了,老媽說來就來唄!” 老李喝高了管不了事,李白自然是請教能做主的老娘。 “你姓李的不是威風的很嗎?看把你給嚇的,人家武松三碗不過崗,你是三杯變醉貓嘛!” 韓秀影對李衛同志昨晚醉成一灘稀泥的模樣頗為不滿,這會兒正拿話戳這貨。 “算了算了,來就來吧!” 無心與媳婦斗嘴的老李搖了搖頭,特么見面打一頓就好了。 他一頭鉆進衛生間,唏哩呼嚕一通洗漱,幾分鐘搞定個人衛生,然后回到房間換了一身家居便服,就來到廚房換老婆的班。 司務長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專業與業余有著本質的不同。 將冰箱里的食材翻了翻,心里便有了數,子排焯水,然后入味腌制,王八殺掉,豬肚口條豬耳朵牛肚先鹵上,麻利的拾掇起各種食材。 大量切蔥拍蒜,調出各種獨門秘制味汁,先將半成品的食材一一配好,只要時間一到,四口大鍋火力全開,再加上電磁爐、電餅鐺、微波爐和烤箱一起上陣,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將菜上齊,根本不需要多等。 叮咚叮咚! 門禁話機響了起來,帶有巴掌大小的液晶屏,可以看到按動門鈴的人。 韓秀影拿起話筒,說了兩句,回頭就沖著廚房里喊道:“小白,下去接人。” “來嘍!” 李白丟下手上的芹菜,在水龍頭底下沖了沖手,用抹布擦干,便沖出了門。 乘著電梯來到一樓,打開單元門,引著趙家三口往里面走,還說道:“趙叔,你們還帶著東西干啥?人過來就行了。” 趙家拎了幾個大盒子。 一盒水果,一盒鐵皮石斛,兩盒阿膠,還有兩盒芝麻粉,算不上特別貴重的禮物,但是用來走親訪友,卻已經足夠體面了。 趙彪帶著微笑說道:“空手來像什么話,該有的禮節還是不能少。” 他的妻子岳琳對李趙兩家的恩怨沒什么了解,更不像趙彪和趙亮一樣有那么多心思,對李白完全沒有任何心機地好奇問道:“小白,你這里一梯幾戶,外面的陽臺完全看不出來么。” “阿姨,這幢樓和邊上兩幢都是一梯一戶,整層只有一家。” 李白一邊比劃一邊解釋。 比起別墅的冷清,大平層的魅力在于更有人煙的味道。 尤其是一個人在家的時候,到了晚上不會覺的瘆得慌,樓上樓下和對面居民樓的燈光,會讓人心安。 更何況萬一有什么事情,也能找到人幫忙,既有別墅的私密性,也有鄰里之間的親近感。 岳琳驚訝道:“一層,就一家?” 她還真沒見過這樣的房子。 叮!~ 電梯停在了五樓,門緩緩往左右移開。 外面的空間并不大,只有七八個平方,但是只有一道門,還真就是一梯一戶。 “艸!真有錢!” 提著禮盒的趙小亮忍不住吐槽。 “合法收入,勞動所得,受法律保護。” 李白微微一笑,他知道這家伙的潛臺詞,仇富唄! 說的好像全天下的有錢人都應該去死一樣。 五樓的裝修比四樓奢華,一開門,老趙一家就被震住了。 毛估估的裝修成本都夠再買一套兩居室的房子,理所當然的無論換作誰第一眼看到滿目金碧輝煌,恐怕都會被當場震住。 正因為裝修高端大氣上檔次,李白才會拿來安置家人,四樓的裝修水平就顯得簡單多了,甚至用寒酸來形容都不為過。 “看來小白的額外收入真是不少。” 趙彪沒少在暗地里調查李白,也知道他與昆侖妖域股份有限公司的關系。 用雪肌露的大賣收益來買下這樣的豪宅,應該是很輕而易舉的事情。 更何況這小子在郊區還有一座相當不錯的私人農莊,這已經在湖西市公安系統內部流傳了開來,趙彪想要打探到一些情況并不困難。 李白謙虛地說道:“不多不多,只夠吃飯。” 反正揣著明白裝糊涂唄! 以李趙兩家的尷尬關系,讓他很難真心實意的說實話。 “小亮,以后要跟小白多學著點兒!別成天瞎混。” 李白在趙彪口中簡直快成了別人家的孩子,聽得趙小亮連心理陰影都快有了。 他翻了個大白眼,一肚子的,嘴上卻不動聲色地說道:“知道啦,我會向小白好好學習的。” 趙小亮是公務員身份,如果一下子賺到這么多外快,怕不得要被約談喝茶。 李白可以天天開著價值幾百萬的大奔上下班,但是換成趙亮可以嗎? 那是肯定不行的! 萬一被哪個手欠的家伙給拍了照片發到網上去,各路名偵探集體出手,這不是成心給政府添堵嗎? 誰管你究竟是不是合法來源,光是調查和公布真相,都依然會讓人鬧心。 不知道注意影響的人,這輩子怕是就得在這個位置上養老了,甚至搞不好要坐冷板凳。 聽到大門房向的動靜,正在廚房忙活的老李聞聲走了出來,視線與趙彪在半空中交擊了一下,兩人不約而同的陷入了沉默,隨即又齊齊露出笑容。 “老趙啊!” “老李啊!” 兩人彼此快步向前,如同好基友一般,張開雙臂互相抱在一起。 各自的拳頭在對方背后用力捶了幾下,咚咚作響,讓人聽著有些心驚肉跳。 “咳咳!” 趙彪還是落了下風,被捶了個夠嗆。 衣服里面明明穿了凱芙拉背心,結果卻沒什么卵用,仿佛后背都快要被捶斷了。 這個姓李的,真是心黑手狠。

snaptime:2020-02-19 00:49:44  exectime:0.061


另特码玄机
浙江11选5走势图爱彩人 江苏快三是什么彩票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 澳门原版足球即时赔率 秒速飞艇技巧 上海天天彩 魔兽世界论坛 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规律 山东时时彩玩法介绍 山西快乐10分视频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