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特码玄机|曾女士百灵鸟|

《男神寵妻日常2》全文閱讀

作者:寒冰曳  男神寵妻日常2最新章節  男神寵妻日常2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男神寵妻日常2最新章節715章 老婆坐化了怎么破(20-02-17)      714章 誕神界(終)(20-02-17)      713章 小兔之所以會穿越居然是因為這個(20-02-17)     

686章 又一年秋收

  薄岑也代表二房,給大家敬了一杯酒,感謝這一年來大家對她和她夫君的照顧。
  她是從鎮上嫁過來的,對農家的事情不是特別了解,平時也有很多做得不太地道的地方,也多虧了他們“照顧”,所以她才能夠把家照顧得這么好。
  “尤其是,我沒事就跟阿森跑過來蹭飯,你們也不嫌棄我們。若是到了別人家,做媳婦的這么懶,早就被人嫌棄了。”一邊說,薄岑還一邊笑,“連我娘都說,我能夠嫁進你們家,肯定是我上輩子積了太多功德,這輩子專門來享福的。”
  李四妹、李六妹等也紛紛說道:“哪里哪里,我二哥能夠娶到二嫂,才是真的上輩子攢了功德呢。”
  “就是,二嫂既漂亮又賢惠,又知書達禮,不要太好。”
  “二嫂,謝謝你嫁給二哥。”
  ……
  好吧,全部變成了“夸二嫂”,直夸得薄岑臉紅不已,她想夸回去話,卻發現她只有一個人一張嘴,根本夸不過大家。
  更過份的是,李二還在旁邊看熱鬧,根本不幫腔。
  “你們怎么不夸夸大嫂,老夸我一個人,小心大嫂吃醋了。”沒辦法,她只能趕緊想辦法轉移話題。
  只是她話音一落,邊平靈就笑了:“他們哪天不夸我?現在好不容易能夠換一個人了,就讓我消停消停吧,別老往我身上堆了。”
  “撲哧……沒辦法,誰讓我們家不管是大嫂,還是二嫂,都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大嫂、二嫂呢?”
  邊平靈故意問道:“那到底是大嫂好,還是二嫂好?”
  李六妹完全不上當,道:“大嫂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嫂,二嫂是世界上最好的二嫂,根本就不沖突呀。”
  “六妹說得對,本來這就是事實,我們大家也沒辦法。”
  一屋子的人,再次哄笑起來。
  做為小不點的李小兔表示,雖然她很想讓娘轉回正經的神仙劇本,可誰讓這個家的氛圍太好,實在讓她下不了手,只能任她娘越走越遠了。
  種田劇本就種田劇本吧,怎么都是一輩子,隨大家開心。
  只是此時的李小兔并不知道,她娘這個劇本還算正常的,等到了她這輩子的爹那里,這劇本簡直就是……
  一拐八千里,一個比一個更不靠譜。
  隨著兩位長輩的劇本大變,這輩子她的劇本也是一變再變,變得再也正經不起來。
  邊平靈可不知道,自家閨女還曾操心過“劇本”問題。
  她一點也不覺得自己現在所走的劇本有問題,從穿越到現在,她不一直走的是種田風嗎?只不過,后來加了一個當“神仙”。
  山神咋了?
  山神就不能種地了?
  當山神種地才更有優勢。
  李家村的秋收十分忙碌,熱火朝天的同時,對未來也充滿了期待。
  因為他們知道,他們不僅明年可以像邊平靈那樣,用更省力的方式種水稻,而且連菜地都有了新的花樣。明明已經過上了好日子,日子卻能夠越過越有盼頭,這可咋整呢?
  咋整?
  繼續過唄。
  邊平靈的那畝水田稻香魚收獲頗豐,買了一部分給李家村外,居然還有多余的。
  薄岑二話不說,就讓她爹全收了。這可是稻香魚,多好的喻意,不收的是傻子。
  劉康不僅沒跟她爭,還讓擅長書畫的邊三妹畫了一幅“稻香魚秋收圖”。還真別說,邊三妹經過這么幾年的專心磨練,她的畫藝自當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絕對是風骨初現,自成一派。
  雖然這個時候,她還不能完全稱之為大家,但是已經到了那種讓人眼前一亮的地步。
  當這幅“稻香魚秋收圖”往吉祥飯店里一掛,再配上李六妹出品的“秘制稻香魚”,頓時在清水鎮火了。
  “你吃過秘制稻香魚沒有?”一邊說,一邊溜口水,“我的天,那簡直不要太香了!”
  “什么是稻香魚,我怎么沒聽說過?”
  “沒見識。”一邊故作嫌棄,一邊得意地介紹道,“就是稻田里養的魚,我跟你說,這魚可香了,肉質香嫩,肌里勁性,一咬,我的媽呀……”
  “有你說得那么夸張嗎?”
  “那是你沒吃過,你要是不信,自己去吉祥飯店吃,絕對包你滿意。”
  正好項老爺想要請幾個朋友吃飯,清水鎮就那么幾家飯店,最出名的當數有背景的吉祥飯店。
  他讓管家直接安排。
  等到了吉祥飯店,看見飯店似乎被重新整修過,當堂一幅十分惹眼的《稻香魚秋收圖》,用色大膽,一片明媚的金光中,色澤耀眼的鯉魚躍過龍門,稻田里幾個農人揚溢著豐收的笑臉。
  “疑?項兄,這是誰的作品?”其中一位姓潘的朋友是書畫收集愛好者,看到這幅作品,有些驚喜。
  他連忙走進,細致觀摩起來。
  “墨池先生?這是誰,怎么從來沒聽說過?”
  項老爺一愣,總覺得這個“墨池”有點耳熟,就是沒想起來是誰。
  他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一個大老粗,根本不懂這個,哪里會關注這個?這幅畫看著挺漂亮的,怎么了,他畫得很好嗎?”
  “雖然技術還不算成熟,但是已經有了畫作風骨,可為書畫一派,你說呢?”潘老爺子白了他一眼。
  項老爺也不以為怪,反正他這幾個朋友還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嗎?這些人,都是當年他在外面跑生意時認識的,這么過去,早就成了生死相交的好友。
  只是相較于他們的家勢,根基在清水鎮的項家不要太弱。但人生知已,怎么能以家勢為論?
  幾個人自然是放下其他,到有了些“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味道。
  其他幾個,也跟著討論了起來,說這幅畫好在哪里哪里。
  有說用色的,也有說構圖的,總之堪為一幅“佳作”。
  “既然你們想知道墨池先生是誰,不如請掌柜出來好了。”項老爺將他們請進了包廂,讓店小二請裴掌柜的。
  潘老爺子有些念念不舍。
  “好了,我那包廂就在樓上,開門就可以看到正堂,你到上面也可以看。”
  “上面看跟下面看,那能一樣嗎?不跟你這個蠢貨計較。”
  項老爺:“……”不是我請來的,你能看到這畫?
  很快,裴掌柜的就被請了過來,一聽他們在打聽這幅書畫的作品,愣了一下。
  “這個……”
  “怎么了,裴掌柜有什么不好說的?”項老爺跟裴掌柜比較熟,自然作為代表開了口。
  其他幾個人基本上都不是清水鎮人,若不是相約來看項老爺,恐怕也不會往這個“窮鄉僻壤”跑。
  

snaptime:2020-02-19 00:25:29  exectime:0.182


另特码玄机
北京快乐8历史走势图 麻将多大的算赌博 彩票开奖查询26选5规则 英超联赛2018赛程表 湖北麻将分子怎么打的 325棋牌捕鱼游戏苹果版 冰球打架电影 广西快乐10分 河南快三跨度走势图 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彩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