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特码玄机|曾女士百灵鸟|

《顫抖吧,渣爹》全文閱讀

作者:舞夜夭  顫抖吧,渣爹最新章節  顫抖吧,渣爹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顫抖吧,渣爹最新章節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帶走顧珊(20-02-21)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顧四爺坑死安王(20-02-21)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同情落井下石(20-02-21)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不為妾

  “太后娘娘怎么出的宮?她不是正病著?身體狀況也不好?”
  顧瑤納悶怎么哪都少不了太后?而且出現在西山這么個地方。
  前面一片密林,后有懸崖峭壁,絕不是養病的好去處。
  陸錚比劃了個手勢,隨從很快去而復返,弓著身體說道:“太后娘娘讓公主殿下同命婦們陪著去了西山莊子上修養,路過此處時,恰好碰見了陳公子帶著顧璐躲避追殺,太后娘娘讓人幫忙,他們這才化險為夷,如今太后娘娘正同顧璐在一處。”
  顧瑤嘴角微抽,“真是好巧的事呀。”
  “太后娘娘已經給鎮國公同陛下送消息去了,陛下說不準,不過鎮國公應該……”
  馬蹄聲音由遠及近,陸錚微瞇眼眸,“他到了。”
  顧瑤探出馬車去看,陸錚直接拽住她,輕笑“不用麻煩,咱們下車,光明正大去看父親如何處置此事。”
  “皇上也會來?”顧瑤輕聲問道,“不是說太后給陛下也送了消息?”
  “陛下不到的話,如何證明陛下對陳平愧疚?”
  陸錚意味深長說道:“如何取信皇子同朝臣呢?其實八皇子死了,四皇子九皇子封王之后,陛下正缺一個人分散注意力,陳平出現得恰到好處。”
  陸錚扶著顧瑤下馬車,抬頭看了一眼逼臉的天空,陸皇后失算了。
  她親手把自己的兒子推進了危險之中,留給陳平的人不是太耿直,就是野心太大。
  不過,陸錚從未想過因陸皇后對陳平手下留情。
  若是陸錚善良的話,他就用強硬的手段將陳平送走了。
  只有離開漩渦,才能保證一輩子平安。
  “你派個人把我爹接來。”
  “……這不用麻煩四叔了,我能解決。”
  陸錚的笑容僵硬在嘴角,四叔一到,哪還有別人的畫面?
  顧瑤輕笑:“都是長輩,咱們不好多嘴,而且他們不都懷疑我爹會關照四姐嗎?就讓他們看明白好了。”
  “何況,我……還希望給四姐一個機會,只有父親在場,她才有可能作出決定,許是不會被一時的富貴迷花了頭,陷入更大的麻煩危險中。”
  顧璐絕不會故意同陳平一起出事。
  但是顧瑤怕顧璐迫不得已答應一些事。
  陸錚默默嘆了口氣,他最大的敵人果然是四叔。
  這是多好展現他對顧瑤感情的機會?
  他容易嗎?
  “好,我這就去給四叔送信……”
  陸錚派人去通知顧四爺。
  鎮國公來到近前,看到陸錚同顧瑤先是一愣,“錚兒不是說送她回顧家……你們是從顧家趕來?”
  他目光四處搜尋,沒見到顧四爺,還是稍稍松了一口氣的。
  “沒到顧家,我就接到了顧璐的消息,帶著瑤瑤過來,沒想到能見到太后娘娘等人。”
  “……”
  鎮國公鯁了一下,翻身下馬,“你消息比我快一步,路上碰到太后娘娘派去傳信的人。”
  他隱隱有幾分驕傲,錚兒比他強!
  “錚兒不過去?”
  鎮國公走出幾步后,才發覺陸錚沒有跟過去。
  陸錚回道:“我等陛下。”
  “……我陪你一起等候陛下。”
  鎮國公退回陸錚身邊,既然陳平已經脫險,他也就不用太擔心。
  讓他直接面對太后同鎮國公夫人等人,陸恒腦袋疼。
  “無論發生什么意外,我保證不會影響錚兒的婚事。”
  鎮國公主動開口承諾。
  陸錚淡淡回道:“我從來就沒有擔心過婚事有變。”
  兩人的氣氛再次僵硬尷尬。
  顧瑤說道:“陛下的車架到了。”
  隆慶帝輕車簡從,喬裝改扮,他帶著太監總管同幾個侍衛,如同富貴人家的老爺一般。
  “……給陛……”
  隆慶帝快走幾步扶著陸錚的胳膊,“不必行禮了。”
  他看到了鎮國公,如同鎮國公剛到時四下看了看,“你岳父沒來?”
  陸錚嘴角微揚:“已經給他送信了,不知他會不會過來,畢竟顧璐已經同他沒有關系,陳平因為同我的矛盾,也不得岳父喜歡。”
  他果斷順著隆慶帝的話喊岳父。
  隆慶帝說道:“你不該給他送信的,顧湛除了胡咧咧之外,也做不了什么事。”
  語氣帶了幾分抱怨,陸錚太不懂事啦。
  隆慶帝加快腳步,期望在顧湛趕到之前,先把事情解決了。
  顧瑤暗笑不已。
  顧四爺的威名可見一斑。
  “皇帝,你總算來了。”
  密林中間,已有奴仆清掃出一片干凈的地方。
  太后娘娘坐在繡敦上,鎮國公夫人等人貴在一旁。
  她攬住一身狼狽,只穿內衫的陳平,“若不是哀家,陸皇后唯一的兒子差點沒了性命。”
  隆慶帝說道:“朕可從來沒聽說皇后還有兒子在世,太后少聽一些無中生有的消息,朕不過是看陳平略似皇后當年,為人也算孝順正派,這才對他另眼相看。”
  “皇帝……”
  “太后是想冒出更多的皇后兒子?讓百姓議論朕同皇后心不齊?還是想讓朕遺臭萬年?”
  太后抿了抿嘴角,“鎮國公不是確定了他的身份,哀家是覺得嫡子總要同其余皇子不一樣的。”
  “太后別忘了,朕也不是嫡子,甚至朕的生母都死的不明不白。”
  “哀家就是你生母,你到底怎么樣才相信?哀家早就說過不要相信謠言!那是有人故意挑撥哀家同皇帝的母子情分。”
  “陳平是皇后送出宮的兒子,不也是謠言?”
  隆慶帝挽起袖口,“太后不一樣相信了?輪到對太后有利的謠言,您就相信,對您不利的就不讓朕相信?”
  陳平抬眼,很是委屈沮喪,“皇上……”
  他同太后一起,是對是錯?
  可是在他看到云淡風的陸錚之后,遲疑盡去。
  每次同陸錚碰面,他都狼狽不已。
  顧璐低著頭,身上裹著斗篷,散亂的頭發遮擋住大半的臉龐,周身充斥著陰郁痛苦的氣息。
  顧瑤走過去,輕聲詢問:“你還好吧。”
  “她同陳平一起待了一夜,互相取暖,陳平救了她的性命。”
  鎮國公夫人插嘴說道:“太后娘娘恩準陳平納她為妾,以此保全她的名節。”
  “我不為妾!”
  顧璐聲音很輕,“我絕不會去做妾!”
  

snaptime:2020-02-27 08:56:19  exectime:0.062


另特码玄机
何为上证指数 众诚速配 私募分级基金配资 乐天盈股票配资平台 股票配资门户找象泰配资真诚服务GO 有富策略 平安银行股票 宜人股票配资平台 私募基金配资合法吗 私募基金配资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