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特码玄机|曾女士百灵鸟|

《家有悍妻怎么破》全文閱讀

作者:六月浩雪  家有悍妻怎么破最新章節  家有悍妻怎么破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家有悍妻怎么破最新章節第一千八百三十七章 疏遠(20-02-06)      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被抓(20-02-06)      第一千八百三十五章 全城搜捕(20-02-06)     

第779章 無辜波及的清舒(3)

  
  第二天天蒙蒙亮,顧家大宅的大門被敲得震天響。
  
  賀老頭打開大門,就看見門口站著幾個衙差“你們找誰?”
  
  李飛說道“你家姑娘昨日當街行兇,我們來請你家姑娘往衙門走一趟。”
  
  賀老頭嚇了一大跳“你們是不是弄錯了,我家姑娘平日連一只螞蟻都舍不得踩死怎么可能行兇害人。”
  
  他以為是出了人命。
  
  李飛不耐煩道“廢那么多話做什么?讓你家姑娘趕緊出來。”
  
  賀老頭說道“我家姑娘昨晚沒回來,此時并不在家里。”
  
  “沒回來,你哄誰呢!”
  
  見他們幾個想要強闖進去,賀老頭說道“進去可以,可若是你們敢損壞我們宅內的任何一樣東西,必要你們十倍賠償。”
  
  李飛冷哼一聲道“爺可不是嚇大的。”
  
  賀老頭面對兇狠嗜血的金人都不杵的,哪會怕他“你若不信,盡可以試一試。到時候不讓你賠得褲子都不剩,我把賀姓倒著寫。”
  
  李飛旁邊的一個衙差見狀忙上前陪笑道“老人家,我們也是奉命辦事,還請你不要讓我們為難。”
  
  “我家姑娘昨日確實沒有回來,老頭我沒必要騙你。你們要不信,可去問下鄰居。”
  
  李飛問道“那她去了哪里?”
  
  賀老頭連個眼神都欠奉。
  
  還是剛才那衙差說道“老人家,你怕還不知道你家姑娘打的人是誰吧?那可是蕭貴妃的親侄子。老人家,這事總要有個解決,不然蕭家不會罷休的。”
  
  意思是你家姑娘躲也沒用,肯定要出來將這件事解決掉。
  
  賀老頭半點不杵,冷哼一聲道“我家姑娘昨日確實沒回來,至于去了哪我也不知道,我一個門房難道還能打聽姑娘的行蹤。”
  
  這個衙差也是好脾氣,問道“那你覺得,你家姑娘會去哪里?”
  
  賀老頭并不吃這一套“你們不是很能耐嗎?自己打聽去。”
  
  李飛氣得要死,正待開口卻被制止了。
  
  出了顧家,李飛說道“冬子,你剛才那么客氣做什么?姓林的肯定就在里面。”
  
  叫冬子的沒好氣地說道“你想死也別拖累我們。誰不知道林姑娘得長公主倚重,不然她能去禮部任職?”
  
  “得長公主倚重怎么了?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她打傷了人就要受律法制裁。”
  
  奎子怒極反笑,說道“就你正義。行,那你去查林姑娘現在哪里吧!”
  
  另外一人見兩個吵起來,忙說道“你們別吵了,咱們得趕緊找著林姑娘,不然沒法跟大人復命。”
  
  哪怕找不著,也得找到她的落腳處。
  
  龍有龍道鼠有鼠道,很快他們就打聽到清舒昨晚去了鎮國公府。
  
  冬子看著李飛,鄙視道“林姑娘在國公府,你去抓人啊?”
  
  李飛梗著脖子說道“去就去,難道國公府還能包庇犯人。”
  
  另外一個人無奈說道“咱們趕緊給大人復命去,要不要抓人由大人定奪。”
  
  周同俊知道這事后,與蕭家的大管家說道“林姑娘現在在國公府,你看這事?”
  
  蕭大管家揚聲說道“國公府怎么了?難道還能包庇那臭娘們。”
  
  不過一個管家對著他說話口氣這般大,還真當他怕了。
  
  周同俊沉著臉說道“這又不是屬于刑事案件,知識屬于普通的糾紛,你們自己與林姑娘商議解決吧!”
  
  蕭五若是死了,他肯定讓人去國公府將林氏叫來問訊。可蕭五只是被打落幾顆牙齒又沒性命危險,他壓根不想管這事。若不是蕭家施壓,周同俊連衙差都不會派出去。
  
  蕭大管家一臉怒容地出去了。
  
  師爺有些擔心地說道“老爺,蕭家的人萬一去跟貴妃告狀怎么辦?”
  
  周同俊說道“蕭五又沒死,難道還要我將林姑娘抓來?鎮國公府的人既能留下林姑娘,擺明是要為她撐腰。我要真抓了,這頂烏紗帽才真保不住了。”
  
  更不要說,還有一個長公主呢!
  
  “那蕭家不會善罷甘休的。”
  
  周同俊冷哼一聲說道“蕭貴妃連同蕭家,不過是秋后的螞蚱蹦不了多久。”
  
  十二皇子活著許多官員還有些顧忌不敢太過得罪蕭家。可現在,誰在意他們。
  
  封小瑜到鄔家,見到清舒笑著說道“我昨晚聽到你將蕭五給打了,正想去你家找你,我娘就說你躲鄔家來了。”
  
  “我要是回了顧宅,誰知道那些人喪心病狂干出什么事來?”
  
  她畢竟是個姑娘,真硬來吃虧的肯定是她了。
  
  清舒說道“小瑜,長公主那邊查到了幕后主使沒有?”
  
  封小瑜搖頭道“沒有。對方做得很隱秘,我祖母暫時還沒查到。不過正如你所猜測的那樣,你這次的事確實是沖高居庸去的。我祖母說一旦證實污蔑你的是楚韻高居庸一個治家不嚴的名頭是跑不掉的,到時候首輔之位就與他無緣了。”
  
  若是清舒沒那么冷靜,認為造謠的人是楚韻上門理論或者用其他辦法報復她,幕后之人的目的就達到了。可惜對方小瞧了清舒,沒想到她竟如此沉得住氣。
  
  “不過你也不用擔心,我祖母已經讓人將這事告訴高居庸了,讓他查出幕后之人。”
  
  清舒有些震驚,問道“長公主竟然讓高居庸去查這件事?”
  
  封小瑜點了下,解釋道“我祖母說讓高居庸去查,事半功倍。另外若是他當上首輔,也算是欠我祖母一個人情了。”
  
  清舒心里五味具雜“長公主認為高居庸很可能當上首輔嗎?”
  
  “他很得皇上倚重,而且資歷也夠,不出意外就是他了。”封小瑜有些詫異,問道“怎么了,看你樣子好像很不希望他當首輔?難不成你與他又什么恩怨?”
  
  清舒自不可能將真實情況告訴他,只是說道“我跟楚韻的恩怨你也知道。我擔心高居庸當了首輔她跟著水漲船高,以后要報復我,我沒還手之力了。”
  
  封小瑜笑著道“你完全是瞎操心,有了這次的事楚韻必遭高家人的厭棄。她以后啊,蹦不起來的。”
  
  清舒嗯了一聲說道“那蕭五爺不知道怎么樣了?”
  
  “沒死,不過聽說牙都被打落了。清舒,你這下手夠狠的。”
  
  見清舒皺著眉頭,封小瑜笑著道“有老夫人跟鄔伯母給你撐腰,你完全不用怕他們。想當初易安將七皇子揍了一頓都平安無事,一個蕭五算得了什么。”
  
  若不是蕭貴妃枕頭風比較厲害,誰知道他是哪根蔥。
  
  清舒說道“明槍易擋暗箭難防,我就怕他們來陰的。”
  
  
  
  

snaptime:2020-02-08 01:23:46  exectime:0.206


另特码玄机
股票指数的计算公式 炒股视频教程 蚂蚁配资 股票融资软件_杨方配资平台 什么叫上证指数和深证成指 南京股票配资网 股票融资的类型 欣龙控股重组最新消息 股票配资来选保利配资优2 2019年上证指数半年线是多少目前大盘年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