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特码玄机|曾女士百灵鸟|

《正版修仙》全文閱讀

作者:葉恨水  正版修仙最新章節  正版修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正版修仙最新章節《完本感言》(20-01-31)      第1357章 嫁給愛情(20-01-31)      第1356章 急流勇退(20-01-31)     

第1357章 嫁給愛情

  就像蘇閑所說的那樣。
  威懾性武器,最好還是不要太過隨意外出拋頭露面,不然的話……很容易造成某些人心理的膨脹。
  他與白雪晴時兩人當時,各自有各自的盤算。
  白雪晴時想借聯盟科技之力強化己身,然后在未來的某一個階段,反撲聯盟。
  但如今,在無盡星海外域數之不盡的亡靈的威壓之下,她的這個想法,在未來都已經不可能再實現了,別的不說,別人不知道,白雪晴時可是知道的,在帝都之內的裂縫里,可是還連接著蟲族的出入口。
  雖然蘇閑說出入口已經很難再打開了。
  但當時蘇閑說的是很難,而不是無法打開……恐怕帝國也得考慮,萬一他們真的對聯盟發動了攻擊,并且取得了勝利,即將成為宇宙中唯一的霸主。
  聯盟方會不會動用蟲族這一大殺~器呢?
  直接把蟲族放出來,然后大家一起玩完……很有這個可能的。
  所以,白雪晴時的計劃,已經隨著蘇閑如今的日漸強大,而徹底沒有了可能。
  但聯盟卻不同……文化入侵,如溫水煮青蛙,到時候,帝國仍為帝國,但恐怕卻也將淪為聯盟的一個分國。
  斷長空等人目光還是短淺,只看到了蘇閑的強大,就想利用他的強大來動作成聯盟統一宇宙的渴望。
  可惜,蘇閑沒興趣。
  他已經功成身退,接下來該做的,是為自己而活了。
  “兜兜轉轉走了一圈兒,結果最后,還是回到了最初的地方。”
  蘇淘蹲在蘇閑的身邊,把蘇閑這些年來看過的書以及私人生活用品都給整理好,塞進大箱子里。
  行動間,一捋長發垂落。
  她輕巧的把鬢間垂下的長發束回腦后,嬌俏的面容帶著些盎然的笑意,輕笑道:“我是真沒想到,我們竟然還能回到那個地方,更沒想到,你竟然還會想要回到那個地方。”
  真水星。
  對蘇淘而言,是與眾不同的。
  那是她的家鄉,是她長大的地方。
  因此,當蘇閑說要辭職回去真水星的時候……蘇淘第一想法就是欣喜。
  在找蘇閑確定了這一消息之后。
  她更是主動的對蘇閑曲意奉承,柔婉討好,表示自己心底的驚喜之意。
  而現在即將離開,她的心情自然更好……更是在收拾好自己的房間之后,主動的來幫蘇閑收拾東西。
  而中途,兄妹兩個不時的聊上幾句沒營養的廢話,感覺,好像又回到了當年的天樞學院。
  那時,只有他們兄妹兩人,現在回想起來,感覺倒也是相當的懷念。
  收拾著,蘇淘有話沒話的問道:“聽說回到天樞星之后,你打算跟襲人結婚?”
  “嗯……打算給襲人一個名分,說白了,也不過是走個流程而已。”
  蘇閑笑道:“該干的不該干的都給干了……好歹她跟韻韻是那樣的關系,想來我那個老丈人多少有幾分意見吧,總得給她一個名分,你想要嗎?”
  “我倒不是很在意這個,反正在你身邊就好。”
  蘇淘輕輕笑了笑,說道:“能走出當初那步的關系,我已經很滿足了……現在又要回去真水星,就更滿足了,不需要別的,你不也是看出了這點,才沒有跟我說這件事么。”
  “倒也是。”
  蘇閑搖頭輕笑……薛襲人,是他來到這個世界之后,第一個動心的人。
  說實話,他當初是想和她兩個人在一起,共度余生。
  可惜陰錯陽差,走到今天這一步……薛襲人為他忍讓頗多,犧牲頗多,蘇閑自然得念這份情誼。
  給她一個名分。
  他還記得那天,當他單膝跪地,拿著鉆戒跟薛襲人求婚的時候,那個素來以鋼鐵戰士自稱的撲街作家淚眼盈眶的樣子。
  能看到她那欣喜的模樣,蘇閑就覺得,那枚鉆戒真的是相當值了。
  “就……只和襲人結婚么?”
  蘇淘沉默了一陣,有點遲疑的問道。
  “嗯,就只和她。”
  蘇閑笑道:“韻韻不好意思直接承認喜歡我,老是喜歡黏著你……我就是求婚她也不會愿意的,元歌已經跟我接過婚了,嚴格說起來我還是入贅呢,小蠻跟小愛都還小,估計也沒玩夠,名分是什么意思估計她們也不知道,除了你們,我還有誰?總不至于要我向伊卡洛斯求婚吧?”
  說著,他忍不住抱怨道:“反正我是不知道媽是怎么想的,她好像覺得我已經學壞了一樣……其實比起其他人,我也算好很多了吧?我也就只有……”
  看著蘇淘那似笑非笑的神色,蘇閑臉上露出了些微尷尬的神色,聲音也越來越低。
  “說啊哥哥,我在聽。”
  蘇淘莞爾道。
  “算了,不愛說了。”
  蘇閑嘆道:“你幫我收拾吧,我出去下……”
  “你去哪里?”
  “小憐不在,她沒去過真水星,一直都是在這里住著,她現在不在,我總得幫她收拾一下吧。”
  蘇閑往外走去。
  沒走幾步,就聽到了背后蘇淘驚奇的聲音,問道:“哥哥,你這怎么有幾個沒拆的快遞盒子?”
  “放那吧,現在沒心情拆,休息一陣子再說吧。”
  蘇閑擺手。
  蘇小憐的房間距離蘇閑很近,僅僅只是幾步的距離……這也算是蘇小憐當初強行搶來的特權吧,甚至連自己蟲族之王的名頭都搬出來了,才算是奪到了這個房間。
  推開房門。
  是一處頗為可愛的房間,到處都是粉紅色的氣息……
  其實除了那些每日必須的生活用品之外,小憐其實并沒有帶走太多的東西。
  她以為自己不會離開很久,并且早晚會回到這里,自然不會像搬家一樣……
  如今自己這一離開,估計日后都不會再回來……她沒帶走的東西,自然要幫她帶上。
  只是沒想到。
  竟然有人跟自己想到一塊兒去了。
  蘇閑站在門口,定定的看著屋里的少女。
  蘇小愛。
  這會兒,嬌俏的小丫頭正踩著拖鞋站在飄窗上,伸手朝飄窗后面的一個小洞里摸索著什么……那個地方平日里被窗簾隔著,根本看不到一點,想不到小憐竟然會在那里面放著東西。
  而且沒告訴自己。
  看著小愛因為個子太小而努力踮腳的模樣……
  蘇閑臉上露出了些微歉疚的神色。
  這段時間里……他可委實是冷落了她不少。
  最無辜的蘇小愛啊。
  之前被自己冷落,現在又被自己冷落……但……
  他苦笑著走了過去。
  蘇小愛正踮著腳尖伸手往里夠,可惜身高不夠,怎么都差一點兒,突然,一只大手伸了過去,蘇閑說道:“我幫你!”
  “啊!!!”
  蘇小愛頓時驚叫起來。
  腳下拖鞋一滑,整個人直接倒進了蘇閑的懷里。
  “沒事吧?”
  蘇閑伸手從里面摸出了一個一個手掌大的盒子,遞給蘇小愛,問道:“是要找這個嗎?”
  “啊,是的。”
  蘇小愛應了一聲,神色之中,頗有幾分落寞神色。
  “對不起,小愛,這段時間里……我又……”
  蘇閑滿是歉然的說道。
  “我又被姐姐連累了,是不是?!”
  蘇小愛一聽這話,瞬間爆發了。
  狠狠的瞪著蘇閑,鼓著腮幫子惱道:“就算我姐姐開罪了你,你也不至于朝我身上遷怒吧?而且還是第二次……”
  “我沒遷怒。”
  蘇閑摟著蘇小愛,嘆道。
  “還說不是遷怒……這不是跟上次一樣……”
  蘇小愛說著,眼眶里又蓄滿了淚水。
  倒也是……她怕是委屈壞了。
  蘇閑嘆道:“對不住,小愛……我只是不知道該怎么面對你的眼睛。”
  “什么意思?!”
  蘇小愛惱道:“你如果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我揍扁你信不信?別以為你是至高就了不起,我照樣揍你!”
  “你的姐姐,小憐她……她能通過你的眼睛看著我們這邊……”
  蘇閑輕嘆道:“你能體會那種看的到,卻永遠也加入不進來的感覺嗎?她雖然是蟲族之王,卻通過你的眼睛,看的更多的是人類的社會,她不會習慣蟲族的生活方式的,她的寂寞,她的孤獨,我都能理解,都能想象的到,一看到你的眼睛,我就想起,她也許正在用你的眼睛看著我……看著我們這邊的熱鬧,然后獨自品嘗她孤獨一人的清冷……”
  蘇小愛似是已經驚呆了,她呆呆的看著摟著自己的蘇閑。
  眼角已經有兩行清淚緩緩滴淌而下……
  她定定的看著蘇閑,雙手已經本能的摟住了他的腰,死死盯著他的眼睛,聲音低若呢喃,問道:“你……蘇閑,你真的懂這種感覺么?”
  “正因為懂,所以我才不敢看你,大概也就是鴕鳥吧,不敢面對現實。”
  蘇閑苦笑道:“封印蟲族已經四個月了……現在那邊想來也已經稍稍安定下來了,她……她的洗面奶只帶了三年份的,還有身體乳也不夠用,她那么嬌氣,又那么矯情,老愛跟我撒嬌耍賴,一點苦頭都吃不了,突然到了那么惡劣的生活環境,我真擔心她會不會不適應,可偏偏是我把她推到了那個環境之下,我有什么資格擔心?我……呀……小愛你……”
  蘇小愛已經狠狠的咬住了蘇閑的胳膊,很用力……唇齒之間,有殷紅的鮮血緩緩順著她的唇齒滴淌。
  她狠狠的瞪著蘇閑,眼淚卻撲簌撲簌的滴淌而下。
  口中含糊不清的哽咽道:“蘇閑,我……我哪有你說的那么差勁?撒嬌……不是你的話,你以為我會對別人那么矯情嗎?”
  蘇閑瞳孔猛然縮小,死死盯著面前的少女,震驚道:“你……你……”
  “我本來沒打算告訴你的。”
  蘇小愛抽噎起來,哭的鼻涕都冒出了一個大泡泡,她抽泣道:“我想著你就這么把我一個人丟在了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宇宙再大,我也找不到你,我就只能用小愛的眼睛去看你,可你還不讓我看,看我一眼就跑,看我一眼就跑,我那么嚇人嗎?小愛也委屈的不行……你……蘇閑你就是王八蛋,吃干抹凈就一點不負責任了,現在還忙著跟你的心上人結婚,根本都不管我們姐妹兩個的死活……”
  蘇閑死死盯著蘇小愛,或者說……
  他震驚道:“你……你是小憐?!”
  蘇小憐惱道:“我當然是小憐!”
  “那小愛呢?她在哪里?”
  蘇小愛氣憤道:“我不就在這里嗎?蘇閑,你又遷怒我……現在竟然還對我視而不見,我恨死你啦!”
  蘇閑:“………………………………”
  蘇小憐氣惱的又狠狠咬了蘇閑一口,惱道:“幸虧我多長了個心眼,這些年來,你以為我為什么跟小愛形影不離?睡覺都不分開?就是為了防你這一手……現在我跟小愛早已經同調,只要我們兩個都同意,我們兩個的感官思維可以實現同步,說是共用一個身體也不為過……蘇閑,你這混蛋,竟然真的就這么把我一個人丟在那里了。”
  “那這個盒子……”
  “我們兩個的同調憑依啊!本來我是囑咐小愛,讓她晚些再拿出來的,非得讓你好好難過一陣子再說,結果她看你這段時間里一直悶悶不樂的,心疼你……這才偷偷的……哼……要依著我,十年之后再出來,到時候看你跪在我腳下痛哭流涕!”
  蘇小憐說的怨氣十足,但臉上的神色,卻分明溫婉無比……看著蘇閑的眼神水汪汪的,儼然要滴下水來了。
  蘇閑死死盯著面前那嬌俏的少女,沉默了片刻,突然笑了起來,眼底也帶帶上了些微濕意,道:“幸虧小愛心疼我了,不然的話,小憐,你可就真的慘了。”
  “什么意思?”
  蘇小憐帶著重重的鼻音問道。
  “沒什么,你聽說過伽藍之堂的人偶么?雖然說是人偶,但跟真人,觸感,肌膚完全沒有任何區別,雖然可能沒有你蟲族之王的軀體堅~硬,但卻是真真正正屬于人類的軀體。”
  蘇閑輕笑道:“我現在剛好有途徑可以弄到一個……根據你的身體量身定制,與你的本尊沒有任何區別的人類軀體,如果你真的幾年之后再出現,那可就太晚了,就沒這機會了。”
  “你是說,我不用跟姐姐共享一個身體?!”
  蘇小愛已經驚喜的問了起來。
  “那當然。”
  想起這段時間里,因為心思郁結而沒有挑選的指定道具禮盒,跟職業道具禮盒不同,這個禮盒不指定東西,是無法發貨的。
  那么,完全可以定制一個蘇小憐的軀體嘛……
  “可該怎么把我的精神放到里面呢?”
  蘇小憐為難道。
  “你覺得這個問題難的倒當世最強的兩個修士么?”
  “倒也對。”
  蘇小憐歡呼一聲,撲到了蘇閑的身上,開心的笑了起來。
  這一瞬間,蘇閑竟然分不清這是俏皮的小愛還是嫻靜的小憐了。
  但還用分辨是誰么?
  抱緊吧,狠狠的把她摟進自己的懷里揉碎,占據!
  ………………………………
  “看來,我們好像來的不太是時候。”
  元歌臉上帶著些盎然的笑意,看著半掩的房門內,那正擁在一起互相親昵的戀人。
  她輕聲說道。
  “你不吃醋嗎?”
  同樣想來幫蘇小憐收拾東西的王小蠻有點驚奇的問道。
  “我吃什么醋?”
  元歌那恬淡的面容浮現些微溫情的笑意,她低聲說道:“遇到他之前,我的世界里只有冰冷,遇到他之后,我才活了過來,我的一切溫暖都是他給的……我為什么要生氣呢?”
  “你真厲害。”
  王小蠻欽佩的說道。
  而與此同時。
  總長府里,陽光明媚。
  颯爽的少女手扶無毀的湖光,靜靜的立在窗邊,看著外面的花叢里,伊卡洛斯正在歡快的撲著蝴蝶。
  永遠那么無憂無慮,無論在哪里,似乎只要在她的主人身邊,她就沒有半點憂愁。
  林雨轉頭,看向這些年來,一直陪著自己的同僚,問道:“你確定也要跟著一起去真水星嗎?”
  趙靈兒輕笑道:“我已經跟楊阿姨詢問過了,她打算收回真水星租出去的店鋪,到時候做點小生意……可是蘇淘小姐她們都要忙于修煉,還缺一個能天天守在那里的店長,我能干總長秘書的職位,總不至于還干不來一個店長吧?”
  看著林雨那仿佛什么都了解的目光。
  她輕輕咬著下唇,道:“都到現在這一步了,退出……我不甘心,而且,你不是也要去真水星嗎?”
  林雨笑道:“我是家臣呀,還不是家主到哪里我到哪里。”
  “可總長到時候就發不出你的工資了。”
  “沒事……他教導我劍術,一樣的,無天絕劍還是跟他學的呢……我不怕收不到報酬。”
  林雨抿嘴笑了笑,笑容里,帶著些微的釋懷和堅決。
  而此時……
  楊婉慧的房間里。
  相貌相仿的少女,其中一人正自歡快的幫另外一人試穿著婚紗。
  楊婉慧在旁邊不時出言指點。
  潔白的婚紗,婉約的頭飾,佩戴在薛襲人的身上,讓她也多出了幾分柔婉的氣質。
  看著那與自己幾乎一模一樣的相貌,謝韻韻滿意的點了點頭,眼底帶上了些微滿足神色,感覺好像自己出嫁了一樣。
  這就夠了。
  她摟著自己最親近的小姨,吃吃而笑。
  而看著自己最早的正統兒媳……
  楊婉慧輕輕幫她將最后的頭紗罩上,看著里面那若隱若現的動人面容,臉上的笑容,一直都未曾合攏過。
  看著薛襲人那幸福的姿態。
  這此生無憾的動人笑容……
  好像,看到了當年身穿婚紗的自己。
  能嫁給愛情,真好。
  《全書完》!!!
  

snaptime:2020-02-21 17:14:05  exectime:0.160


另特码玄机
皇庭娱乐棋牌下载1.0 陕西11选5 河南快三一定牛基本走势图 永利棋牌最新官方app下载 天猫国际娱乐城 北京快3 好彩头彩票游戏 买彩票输了250 湖北麻将晃晃技巧 上海天天彩选3时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