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特码玄机|曾女士百灵鸟|

《頭狼》全文閱讀

作者:尋飛  頭狼最新章節  頭狼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頭狼最新章節3197我是故意的(20-02-27)      3196同門(20-02-27)      3195莫名其妙(20-02-27)     

3075天生兒子相

  
  呼呼..”
  
  倒在地上的吳恒手捂胸口,像個精神病似的粗重的喘息著,起初只是哈氣,接著他又病態的“哈哈哈”大笑起來。
  
  “泥馬勒比,還挺有招,專業詐尸隊的是吧!”驚魂未定的李俊峰爬起來,走到吳恒的跟前,一腳跺在他臉上,手里的開山刀朝下猛地一劃拉,刀尖在吳恒臉上割出來一條森然的刀口。
  
  吳恒仿佛根本感覺不出來疼痛,對這一切至若惘然,仍舊沒心沒肺的“哈哈”詭笑著。
  
  狂笑幾聲后,吳恒似乎累了,微微抬頭注視李俊峰出聲:“廢物,全是廢物..你們是廢物,武旭更是,說好的他會堵住所有頭狼的援兵,結果跟放屁一樣,可惜我吳恒被一群廢物給打倒,哈哈哈..”
  
  沒理會已經是強弩之末的吳恒,我望向還趴在我身上的錢龍,關切的發問:“你咋樣啊傻兒砸?”
  
  此時我倆的姿勢無比曖昧,他摟著我,我抱著他,他的嘴巴貼在我腦門上,哈喇子順著我額頭往下蔓延。
  
  “死..死不了。”錢龍虛弱的抬起腦袋,擠出一抹慘笑:“爸爸說啥..說啥了,沒有我,你..你是不是就活不起。”
  
  “可不唄,沒了你,老子死都不知道該往哪塊埋。”我也笑了,笑著笑著眼淚就出來了。
  
  這個社會充斥著太多太多,有肉有酒親兄弟,大災大難你是誰的“偽朋友”,也遍及著各種無事哥倆好,有事拔腿跑的“假情義”,當你歷經千帆、洗盡鉛華時候,暮然回首,最好的哥們始終如一的擋在你身前,可能才發現,苦苦追尋的東西其實早就有了,只不過過去從未真正的在意。
  
  我和錢龍打小混跡在一塊,這么多年看起來我是哥、他是弟,可實際上這個傻犢子總在用他自己最特殊的方式為我擋風遮雨。
  
  趁著我倆說話的功夫,黑哥和孟勝樂迅速將我們攙扶起來,腦袋依靠在孟勝樂肩膀上的錢龍,有氣無力的朝著我比劃一個中指:“咋地,還特么嚇哭了啊。”
  
  “滾犢子。”我迅速拿手背抹擦一下眼角,朝著孟勝樂出聲:“先用這傻逼去醫院。”
  
  “別..等會兒。”錢龍咳嗽兩聲,低頭看了眼自己還在不停冒血的肚子,示意孟勝樂攙著他移動到車間門口,他費力的想要拽開卷簾門,但嘗試幾下都能成功,孟勝樂干脆幫他“呼啦”一下將門給提了上去。
  
  隨著卷簾門打開,錢龍整個人幾乎掛在孟勝樂的身上,氣喘吁吁的朝著里面干嚎:“老..老朱頭。”
  
  車間內,朱文依舊四平八穩的坐在油漆桶上,手里捧著冒熱氣的一次性紙杯,似乎根本沒有離開過。
  
  當他見到滿身是血的錢龍時候,馬上詫異的站了起來,顫顫巍巍的小跑過去。
  
  “別跑,挺大個逼歲數別再卡個跟頭摔傻了。”錢龍吐了口掛血絲的唾沫,嘴里不干不凈的罵咧一句,接著動作緩慢的從褲兜里摸出來幾張銀行卡遞過去:“小爺說話算數,答應你,只要我活著肯定替你保存好這幾張卡,拿回去吧。”
  
  我目瞪口呆的盯著錢龍和朱文,朱文的銀行卡是怎么到錢龍口袋里,我壓根就不知道,但是看朱文此時的模樣,明顯也很意外。
  
  盯著錢龍掌心里幾張還掛著血跡的卡片,朱文一對凹進去的老眼轉動兩下,緊跟著幾滴渾濁的淚水奪眶而出,很突然一把抱住錢龍:“傻小子啊,我給你這幾張卡片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你保命,你是真缺心眼還是根本沒長心眼。”
  
  “說特么啥呢,老爺們吐口唾沫就是一個坑,我能拿你的棺材板買命啊。”錢龍將銀行卡硬塞到朱文的手里,疲憊的喘息兩口道:“你之前說的挺對的,男人想謀事就得先謀好信,沒有信譽,老爺們跟狗籃子還有啥區別,不扯了,我得趕緊去醫院,不然過兩天你得還得給我買花圈隨禮。”
  
  “我陪你一起去。”朱文忙不迭攙住錢龍的另外一條手臂。
  
  “你快拉倒吧,自己走道都費勁,別再累著了。”錢龍微微掙動身體,露出一抹憨厚至極的笑容:“我說話算數,保你安全了吧,你是不是也得講點信用,往后不能再找我朗哥后賬?”
  
  “不找了,不找了。”朱文緊緊摟著錢龍的手臂,眼睛紅通通的,鼻子也紅通通的,那副想哭又掉不出來眼淚的模樣,讓人看著莫名心疼。
  
  我不知道錢龍和朱文之間究竟達成了什么協議,但看到此時兩人和諧的畫面,我打心眼里高興和感動。
  
  “誒,還有個事兒老梆子,你之前不是說,你也有安排嘛,怎么我們仗都打完了,也沒看到你的安排,該不會是你別的手下也起義了吧?”走出去沒兩步,錢龍像是突然想起來什么一般,側脖朝著旁邊的朱文出聲:“如果哈..我是說如果哈,你別的手下也造反了,你就干脆跟我們回頭狼吧,反正你這把歲數也吃不了多少東西,養你也花不了兩個錢。”
  
  “你說了能算不?”朱文吸了吸鼻子笑問。
  
  “那肯定..”錢龍脫口而出,話沒說完,又馬上望向我,可憐巴巴的呢喃:“朗哥,我說了能算不?你放心,給老頭兒接回去,我肯定不占用咱們公司資源,我自己養活他,行不?”
  
  我會心的咧嘴笑應:“算,你啥時候說啥時候都算,頭狼不是我的頭狼,是咱們所有人的家。”
  
  盡管此時的朱文溫順的如同一個平凡老者,但我心里很清楚,以人家的實力和經濟基礎,就算再落魄,恐怕都直至與輪流到被我們養老的程度,只不過現在大家都在照顧錢龍的情緒而已。
  
  “看見沒?啥叫地位,一言九鼎有木有!”錢龍臭屁的咧開大嘴:“往后你就放心跟著小爺吃香喝辣,有我一口屎,就肯定少不了你一潑尿。”
  
  朱文咳嗽兩聲,頗為無語的調侃:“咱們不能吃別的嗎?”
  
  錢龍梗著脖頸,很是認真的解釋:“比喻,知道啥叫比喻不?誒,你挺大個歲數,敢情一點文化都沒有,得嘞,回頭咱爺倆一塊到圖書館多暢游暢游吧,咳咳咳..”
  
  話說一半,他劇烈咳嗽兩下,孱弱的倒在孟勝樂懷里搖頭:“不行,真不能跟你貧了,一說話我肚子就..叫跟刀扎似的絞痛。”
  
  “傻嗶,你就是被刀扎了。”孟勝樂笑罵一句道:“來吧,叔背你。”
  
  “孩子,之前你說你沒有父母,我有個想法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見。”朱文一邊攙扶錢龍爬上孟勝樂的后背,一邊猶豫道:“如果你不嫌疑的話,以后就叫我一聲干爹,我拿你當親兒子..”
  
  “啥玩楞兒?”已經趴在孟勝樂背上的錢龍聞聲頓了幾秒鐘,瞪著眼珠子怒視朱文:“老朱頭,你不仗義昂,我拿你當哥們,你居然要給我當爹,得虧我沒媽,不然得讓你占多大便宜!”
  
  朱文滿是褶子的臉頰抽搐兩下,扭頭看向我道:“王朗,你奪走我兒子,我現在管你再要一個兒子,公平嗎?”
  
  “這..”我磕巴兩下,頃刻間有種仿佛被天上掉餡餅砸中的眩暈感,口干舌燥的咽了口唾沫,不敢相信的盯著朱文發問:“朱老,您說的是真的?我兄弟口無遮攔,辦事沒品,一大堆毛病呢。”
  
  “我待見這孩子。”朱文表情認真的打斷:“你就說同意嗎?”
  
  “不是,老朱頭你這有點操蛋昂,你要給我當爹,不問我意見,問我朗哥干毛線啊?”錢龍腦袋倚在孟勝樂的后背,此時意識已經開始有點不清晰,但仍舊碎嘴子似的嘟囔:“難道我特么天生就長了一張兒子臉嘛,你們一個個都要給我當爸爸。”
  
  “孩子,你雖然莽撞,可心地善良,雖然嘴臭可是心凈。”朱文輕輕拍打錢龍的后背,嘆息一口道:“我活到現在才活明白,面子是這個世界上最無用的東西,彰顯身份的不是財富,而是自己有多快樂,如果我以前能夠早點想通,可能一切就是另外一個結果,不管怎么樣,我謝謝你,你有夢想嗎?我可以滿足你。”
  
  錢龍耷拉著眼皮,僅憑本能念念有聲:“我的..我生活的夢想就是為了夢想的生活,困了,老朱頭兒,你不能白占我便宜,好端端就給我演爹,想要我老老實實的尊稱你一聲爸,先..先給我頭狼贊助點..”
  
  
  
  

snaptime:2020-02-28 00:32:23  exectime:0.094


另特码玄机
炒股新手 股票配资的流程有哪些 泰仓配资 理财平台哪个安全可靠 拥有保险公司承保的理财平台 上海期货配资 宋钱 股票行情分析方法 办理股票配资流程 期货股票融资 延长化建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