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特码玄机|曾女士百灵鸟|

《馭房有術》全文閱讀

作者:鐵鎖  馭房有術最新章節  馭房有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馭房有術最新章節第4670章 二探炮樓子(20-02-18)      第4669章 安然無恙(20-02-18)      第4668章 朋友(20-02-18)     

第4610章 翻墻的黑影

  張禹在陸管家的陪同下,順著人工湖轉了一圈,回到了碧水小筑。進到別墅,張禹和陸管家又客套了兩句,就上樓進到客房休息。
  轉了這么一圈,看起來沒有什么收獲,從陸管家的嘴里,也沒問出什么,但對于張禹來說,能夠知道雷戈的內宅所在,就已經足夠了,總不能讓陸管家陪他一起進內扎查看吧。
  最為重要的是,溜達了這么一圈,張禹已經將人工湖畔監控位置,了解了個大概。
  這里的監控并不多,也就是幾個稍微主要的位置有監控。而且在夜里的時候,也沒有什么人負責巡邏,管理還是挺松的,想來也是覺得管理太嚴格,會引來賓客們的不滿。
  張禹已經拿定主意,今天晚上就去雷戈家的內宅轉一圈,看能不能有所收獲。他倒也不著急馬上就去,躺在床上靜靜地等著,傾聽著樓下的聲音。
  陸管家自從進到一樓的房間之后,基本上就沒有什么動靜了,以張禹的耳力都聽不出來,房間內有什么聲響。在散步的時候,兩個人是并肩而行,距離這么的近,張禹能夠確定,陸管家不是修煉之人。
  對于張禹而言,能夠確定這一點,就足夠了。又等了一會,張禹將房間的燈給關了,房門早已反鎖,張禹走到窗口,將窗戶給打開。這里的窗戶,屬于落地窗,打開之后,外面是一個露臺。
  露臺之上設有桌椅,可以供人欣賞風景。張禹在回來的時候,就曾經簡單的觀察過,他能夠確定,這個位置是沒有監控的。
  從窗戶出來,他將窗戶掩上,來到露臺的邊緣,翻身跳了下去。區區二樓,根本不算什么,落地的時候,幾乎都沒有發去什么聲響。就算是這樣,張禹還蹲了一會,仔細傾聽周圍的聲音。
  他知道陸管家的房間是在側方,所以注意力也是在那里邊,等了能有半分鐘,確定沒有聲響,便快速的來到后院墻,輕巧的翻了過去。
  按照先前的經驗,張禹順著人工湖朝對岸的一側趕去。現在已經很晚,人工湖旁邊還是沒人,他輕松的躲避監控,沒一會功夫就來到了人工湖的對岸。
  那邊先是一片花園,花園之后是四棟小樓,跟陸管家轉悠過來的時候,四棟小樓都亮著燈,現在只有一棟亮著燈了。
  張禹小心謹慎,緩緩地朝花園走去。雖說按照說法,雷戈的修為一般,家里好像也沒有什么高手,但天曉得到底是不是如此。要知道,雷戈算是盜走天音琴的嫌疑人之一,如果真是這樣,那碧水莊園之內,保不齊就藏有高手。張禹沒有求雨,沒有升起霧氣,也是基于這個考慮,以免被人發現,這些都是道法所為。
  他悄悄的穿過花園,四棟小樓都是現代化建筑,歐式風格,看起來高端而不失雅致。
  此刻的清楚,正如在花園另一端所見,四棟小樓之中,只有一棟亮著燈光,另外三棟都沒有光亮。
  張禹在穿過花園的時候,就開始盤算著,先去哪一棟查看。他拿定主意,先從左邊的第一棟查看,然后再去右邊的。正在他朝左邊的那棟小樓移動之時,瞥眼間突然看到,在右側的那棟小樓的二樓露臺之上,好像有一個人影。
  看到人影,張禹怔了一下,急忙蹲下身子,卻是抬頭查看。一點沒錯,在那棟小樓的二樓露臺上,確實有一個黑影。小樓一共是四層,張禹很快就看到,那人影竟然爬向三樓的露臺。
  “嗯?”這一來,張禹不由得一陣納悶,這是怎么回事,難道說雷戈這邊的人,走動還是要爬墻頭的么。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張禹瞬間意識到,這其中必有問題。看來來查看雷戈的人不少,不僅僅是自己一個。略一琢磨,張禹決定過去瞧瞧。
  他躡足潛蹤,朝右側的小樓走去,一邊走一邊盯著爬墻那人。那人從二樓的露臺爬上了三樓的露臺,又順著三樓的露臺,上了四樓的露臺。到了四樓的露臺上,那人好像是來到窗口,跟著那原本黑乎乎的房間,竟然亮起了燈光。露臺上的窗戶,似乎是被里面的人給打開了,黑影隨即進到房間之中。亮起來的燈光,幾秒鐘后就滅掉了。
  “這是怎么回事……”張禹更加疑惑起來。
  這若是有人偷東西,亦或是查看什么,絕對不會是這樣。這擺明是有人接頭,接頭的人搞不好還是雷戈這邊的人。
  “有點意思……”張禹暗自嘀咕一句,繼續朝右側的小樓走去。
  他很快就來到小樓樓下,這小樓并沒有院子,看起來洋房差不多。
  張禹來到先前黑影攀爬的露臺之下,旋即翻到了二樓露臺上。以張禹的本事,效率要比剛剛爬上去的黑影可快多了,黑影在往上爬的時候,多少有點耽誤,而張禹是一抓住上面護欄,翻身就是一層。不僅如此,張禹在翻上去的時候,幾乎都沒有發出一點聲響。
  他很快就翻到四樓,跟著就能看到,窗戶是關著的,上面拉著窗簾,加上里面沒有開燈,根本無法看到里面的情況。但是這個時候,張禹已經能夠聽到里面傳出來的那不大的聲音。
  先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師兄,我現在越來越受夠這個地方了……在這里沒有一點自由,簡直就是一個機器……非但如此,稍有不慎,就會遭到師父的責罰……嗚嗚嗚嗚……”
  女人的聲音哽咽,最后竟然發出了輕微的哭聲。
  旋即,一個男人柔聲說道:“師妹,你別哭了……其實,師父他老人家,不也是因為想要咱們精益求精,要求才嚴格了一些么……咱們都是無父無母的孤兒,以前的生活,難道你都忘了么……現在咱們雖然沒有什么自由,但是每天好吃好喝,生活要比當年好多了……”
  “你也說了,沒有自由,只有好吃好喝,難道我們是豬么……我承認,師父培養我們不易……可是,一直這么的生活,我都快要瘋掉了……每天對著那些石頭,要不就是木頭,謹小慎微的……我為了雕刻那塊祖母綠,兩天兩夜都沒有合眼……還是因為一不小心,剝出來一個小小的疤痕,然后就挨了五十鞭子,跪在冰冷的地牢一天一夜……我的心都好崩潰了……”女人哽咽地說道。
  

snaptime:2020-02-19 00:44:33  exectime:0.123


另特码玄机
天鸽游戏中心彩金捕鱼 排列5开奖结果5 福建11选5杀号技巧 快乐10分开户 浙江十一选五怎么中奖 捷豹比分足球指数 51678 金蟾捕鱼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 ag真人视线广告 海南七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