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特码玄机|曾女士百灵鸟|

《奪取基因》全文閱讀

作者:狼牙怪獸  奪取基因最新章節  奪取基因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奪取基因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一波三折力量突破極限(20-02-26)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完全陌生的神秘超脫者(20-02-26)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展飛渡劫新的能力(20-02-26)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超脫者遺蛻

  
  “哈哈哈哈!以兄弟你的實力,天地之大,何處去不得?如果暫時沒有地方停留,可愿意前往我們乾坤山那邊,轉一轉,看一看?”那粗壯漢子大聲笑道。
  
  展飛略一沉吟,道:“暫時不用了,因為最近還有一些事情要做。雖是剛來到這個世界,暫時沒地方落腳,但卻有些恩怨與因果要了結。”
  
  “原來如此……如果兄弟有什么地方需要幫忙的,盡管說一聲。”那粗壯漢子道。
  
  展飛點點頭,那粗壯漢子又隨手將一張金卡遞給展飛。
  
  這是與眾人身上的鎧甲相同的材質打造成的金卡,與那天罰者身上的鎧甲材質自然也是一樣的。
  
  如果以前不清楚這些鎧甲是從何而來,不覺得什么。現在清楚居然是從天罰者身上硬生生搶過來的,就可見這種材料之珍稀可貴。
  
  這枚金卡,自然有價值。
  
  “通過這枚金卡,隨時可以聯系到我們乾坤山,除非我們正遇到大危險大~~麻煩,需要遮蔽,否則一定可以找到乾坤山的下落。如果兄弟你什么時侯想要到乾坤山來看看,有這枚金卡,就方便得多了。”那壯漢道。
  
  展飛接過,說道:“有機會一定去看看。”
  
  這卡片,或許就相當于凡人世界的名片吧,寫著地址什么的。只不過這里的乾坤山的地址經常改變而已。
  
  另外,這卡片是否有什么玄機,展飛還不清楚,不敢掉以輕心。
  
  比如,他絕不會隨便將這張卡片放出來,因為指不定別人可以通過這卡片鎖定他的方位的。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當然,收在體內世界,也會有一定的危險,除非先弄清楚這卡片的情況。所以,只能先封印再放入體內世界,現在暫時拿著沒問題。
  
  “萍水相逢,鬼知道這個壯漢是好人是壞人,就算是好人,利益沖突之下,也有可能變成壞人惡人。
  
  “關鍵是,這名壯漢的實力太強了一些,背后的勢力也應該不弱。我現在還不夠強大,可不能隨便自投羅網了。”
  
  展飛心念閃動著,就聽那壯漢忽問:“對了,我叫羅乾,兄弟你如何稱呼?”
  
  “洛成。”展飛隨便起了一個假名。
  
  事實上,說真名也無所謂,但就怕宇宙海當中有沒有誰跑到這個心臟世界中來,泄了展飛的根腳,可不好。而且,也不清楚這個世界有沒有特別強大的詛咒類手段,不說真名可以省了一些麻煩。
  
  反正,與這壯漢也不熟。
  
  這時,兩人出手將幾名天罰者斬殺。
  
  隨手搶過兩套鎧甲。
  
  就看到,遠處又有一隊隊天罰者朝這邊沖殺過來。
  
  諸多混沌主非常之興奮,沖過去,混戰在一起。
  
  并且,周邊又有幾隊混沌主趕來,不是天罰者,而是不知哪方勢力的。
  
  這些混沌主們的實力也不弱,與附近周圍的諸多混沌主們聯手起來,輕易壓制諸多的天罰者。
  
  勝勢在眾多混沌主這邊。
  
  隨后,又再看到一支天罰者小隊趕來,實力也跟之前的差不多。不知是不是巧合,與此同時,又有其它零零散散的混沌主朝這邊趕來。也是為了搶奪天罰者們的鎧甲的。
  
  那個壯漢“羅乾”忽對展飛道:“差不多是時侯了,兄弟,我們撤!”
  
  “撤?這個時侯?”
  
  展飛有些詫異。
  
  現在形勢大好啊。
  
  看起來非常之順利,為什么現在就要撤了?
  
  “總之,先撤再說。”那壯漢沒有解釋,帶著多名混沌主就離開了。
  
  展飛稍一沉吟,也轉頭離開。
  
  雖然不清楚為什么現在就這么急著跑掉,但他并不是很需要這里的這種鎧甲,自己的大道之精千變萬化,只要有一個模板,接下來就可以隨意變幻,根本不用擔憂沒得使用。
  
  而且大道之精變化的鎧甲,可比這些改造的鎧甲要好用得多了。
  
  他心念微動,身形加速,緊緊跟在那羅乾后方。
  
  也是在此時,他發現,其它混沌主,也有不少跟著撤離,但還有一些仍在那里圍攻天罰者,斬殺掉,再剝奪鎧甲。
  
  陡然間,周圍虛空一陣扭曲。
  
  就扣到轟轟轟的巨響,一道道熾烈的狂雷轟劈落下,一名名混沌主被劈翻劈飛。
  
  們身上的鎧甲,居然主動吸納狂雷的力量,然后傾刻間爆破,恐怖的力量擴散。
  
  一名名混沌主灰飛煙滅。
  
  而那些天罰者也一個個隨之自爆。
  
  展飛在一光年之外,轉頭卻能清晰看到那邊發生的情況,仿佛視野暫時不受到這里的混沌血海阻隔了。
  
  “這是……好可怖的狂雷!”展飛倒抽涼氣不已
  
  “這就是天罰!”羅乾道。
  
  “天罰?”
  
  “是的。天罰者奉命針對一切混沌主,如果混沌主們不僅沒被消滅,反而還聯手逆伐天罰者,那還了得?如果只是斬殺少許,倒也罷了,如果斬殺的數量多到一定程度,那么,一定會引來恐怖的天罰!力量極劇激增,稍遲幾瞬,哪怕是半步超脫之境,也會灰飛煙滅。”
  
  “嘶~~~這么可怕?”展飛有點無法淡定了。
  
  “不錯,就是這么可怕……呵呵,正好有一些新來的混沌主,估計以前沒圍攻過天罰者,沒有什么經驗,正好讓們在那里吸引天罰的注意,我們趁機逃出天罰范圍之外,遠遠遁離,就安全了。”
  
  展飛一聽,恍然。
  
  突然心中一動道:“之前你們出手,似乎突然變弱了似的?”
  
  “哈哈,發現了嗎?有經驗的混沌主們,知道大概什么時侯需要收手。哪怕還有再多的天罰者,再好擊殺,也不該再動手了,否則就危險了。”那壯漢道。
  
  展飛若有所思,微微點頭。
  
  “如果沒有傻冒的新人混沌主前來,我們自然會邊戰邊退,哪怕不屬于一方勢力,甚至平時是為敵的,此刻也會有默契。而如果有誰不肯收手,仍死磕天罰者,或者是有傻乎乎的其它混沌主參與進來,那就讓們頂缸了。”漢壯又道。
  
  展飛暗暗冒出一身冷汗。
  
  幸虧,幸虧有這個壯漢解釋,還有提醒展飛迅速遁離,否則,他之前也指不定就會在那里繼續廝殺,最后可就要被坑慘了!
  
  不過,有了這次經歷,以后就知道分寸了。
  
  “多謝羅兄了。”
  
  “呵呵,你我投緣,不用這般客氣。”羅乾道。
  
  展飛點點頭,與羅乾等人迅速飛離這片區域。
  
  感覺應該安全了,展飛忽道:“羅兄,你我一見投緣,本該與你一同前往乾坤山,但我的確是有要事要辦。所以不得不就此別過,待有機會,一定會前往乾坤山一敘。”
  
  “好,既然如此,本尊也就不攔著洛兄了。”
  
  兩人相互拱拱手,展飛迅速離開了。
  
  羅乾旁邊有一位混沌主道:“羅當家,這就讓他離開了?”
  
  “強扭的瓜不甜。而且,這個心臟世界,可不是那么好混的。如果混不下去,他會考慮我們乾坤山的。”
  
  “但愿如此吧……”
  
  另一邊,展飛遠離羅乾等人,遠離之前的天罰者。
  
  但是,路上竟然還發現有其它的天罰者小隊,在掃蕩,看到混沌主就出手。
  
  展飛避開們,遠遠離開之后,遇到落單的混沌主,發現對方也是剛才與天罰者小隊一戰的。就詢問了一下,發現一個奇特的事實,這些天罰者小隊,旨每隔一段時間就出來一次。間隔的時間不固定,有時侯間隔長一些,有時侯間隔斷一些,但不管如何,總會突然間出現,一出現就有好多小隊,分散開來,都是看到混沌主就動手,很明顯就是盯著混沌主而來,沖著混沌主而來。
  
  特別是身上擁有那些特殊鎧甲的混沌主,更是容易被盯上。
  
  不過,每隔一段時間,這些奇怪的天罰者們就又會消失。
  
  “奇怪……如果這像是人體之內的免疫細胞,遇到入侵者,那一旦發動進攻,可是不死不休的。這里天罰者怎么會突然消失,還要再隔一段時間才出現?”
  
  詢問其混沌主,們也都不懂。
  
  展飛一路前行,一路研究自己拿到手的戰利品。之前那些天罰者掉落的鎧甲,被他翻來覆去地查看。
  
  “跟我之前提到過的鎧甲,沒多少區別。就是款式有所不同,稍微增減一些無關緊要的作用而已。
  
  “本質上,還是同一類型的鎧甲。”
  
  展飛沉吟了一下,想想要不要將這東西改造成為劍或槍呢?
  
  “或許,可以節省一下我的大道之精的消耗。若不然……這東西能跟別人換血晶嗎?”
  
  展飛又遇到了幾叢巨大的血晶,但都是有主的,有人早早就占據了的。
  
  雖然也可以搶,但感覺沒有太大的意義。
  
  混沌主占據了血晶,時間稍長一些,哪可能不作準備,上面早布設好各種陣勢了。
  
  未必能保住血晶,但讓血晶爆掉而不給展飛獲得好處,那還是可以的。
  
  所以,展飛一直沒動手。
  
  遇到了不少的勢力,但到有到處飄浮的勢力,有固定于一處不移動的勢力,們都有不少占據著或多或少的血晶。
  
  “眼饞啊,有什么辦法可以將這些血晶給謀奪過來呢?”
  
  展飛陷入沉思。
  
  甚至讓體內世界的生靈幫忙考慮一下。
  
  這一天,展飛忽然發現,有一塊非常之巨大的血晶,竟憑空出現。
  
  那是一個懸浮于混沌血海之中的巨島,有著一個龐大的能量防護罩,防護罩內是大量的空氣,外面則是無邊混沌血海。
  
  這個勢力只占據一塊不太大的血晶。
  
  可是,們前進的地方,突然間空間扭曲,強列的空間力量波動震蕩開來。那深海懸浮巨島,就停然停滯住了。
  
  接著,那扭曲的空間,產生一個龐大的漩渦,里面就有一大塊血色晶石鉆了出來。
  
  如同巨山一般,八千多米高,直徑有一萬兩千多公里。
  
  里面朦朦朧朧的,血色盈溢。
  
  “好龐大的血晶!!”
  
  展飛正好看到那一幕。
  
  沒有任何遲疑,加速朝那邊沖過去,避免這東西落入那個浮島的控制之中。
  
  然而,展飛距離那血晶只剩下不足五百億公里的時侯,他就陡然有一種強烈的心悸之感。
  
  “不妥!!”
  
  強行剎住腳步。
  
  “是不是有什么大事要發生了?”展飛下意識詢問如月。
  
  “推算出來的結果,前方有大兇險。你的實力可能無法應對,最好速退!”如月將推算結果說了出來。
  
  “什么?!!!”展飛相當之震驚,有點不敢置信。
  
  這個心臟世界當中,超脫之力不可動用,超脫神器除了堅硬一點鋒利一點,其它都比不上天罰者的鎧甲打造成的兵器與防具。甚至,諸多防具蘊含的特殊陣勢,讓超脫神器在不動用超脫之力的情況下也無法砍開。
  
  如此,在這混沌海之中,內宇宙之力能勝過展飛的,已經不多。而展飛經過大道之精的增幅爆發,內宇宙之力,說一句冠絕全世界,都沒任何問題。
  
  現在還有特殊的鎧甲與兵器在身,豈還會有什么東西讓展飛無法應付,而且有“大兇險”這么夸張的形容?
  
  正遲疑,下意識要倒退的瞬間,展飛就看到了,前方的血晶里面,似乎有人影,然后轟的一聲炸開。
  
  一道綻放熾光的身影飛了出來。
  
  “好強烈的超脫之力!”
  
  展飛瞬間就肯定,那是一名超脫者……極可能是超脫者,但不會是混沌主,混沌主沒有這么強大的力量。超脫神器,似乎也無法爆發出這么強大的……
  
  “等等,不對勁!!!”展飛倒抽一口涼氣。
  
  超脫之力?!!
  
  為什么前方那神秘強者,居然可以動用超脫之力?
  
  只因為對方是超脫者嗎?
  
  這不可能!!
  
  超脫者也會在這里被壓制著,這才是這個心臟世界的妙之處,這點,展飛旁敲側擊打探過的,再有如月略作推算過。
  
  只是,沒等展飛反應過來,那疑似超脫者的身影,就嗖地飛射而出,瞬間破開了前方那浮島的防御陣勢,打破防御結界,沖殺了進去。
  
  轟!!!
  
  整個浮島,瞬間爆開,一名名混沌主拋飛出來,一股股狂暴的力量沖刷四方。浮島爆碎,一塊塊碎片飛身四方。
  
  展飛倒抽涼氣,正倒退著,如月的聲音傳來:“這不是超脫者!”
  
  “什么?!!!”
  
  展飛不信。
  
  這居然不是超脫者?不可能。
  
  “似乎是……一名超脫者遺留下來的遺蛻?”
  
  “遺蛻?!!”
  
  “嗯,不是超脫者殞落了,而像是放棄之前打磨的軀殼而脫離,卻留下來了遺蛻。蛻掉的這個殼,不知怎么的,居然擁有如此戰力……我只能推算出這些。”
  
  展飛又不禁再倒抽一口涼氣,退得更快了。
  
  
  
  

snaptime:2020-02-28 02:06:18  exectime:0.172


另特码玄机
那种理财平台比较靠谱 炒股有风险 随州股票配资 上海期如意期货配资去哪里开户 股票实时交易系统 贵州茅台股票价格 基金配资哪家好 股票指数期权属于期货期权 股票指数投资策略可划分为 股票指数的计算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