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特码玄机|曾女士百灵鸟|

《圣墟》全文閱讀

作者:辰東  圣墟最新章節  圣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圣墟最新章節第1522章 少年狂人(20-02-23)      第1521章 一萬年(20-02-23)      第1520章 做人要低調(20-02-23)     

第1501章 大宇與究極

  大草原,一望無垠,蒿草半人高,原本很荒涼,也很寂靜,可是現在充滿殺氣,冷的刺骨。
  楚風盯著沅族剩下的人,還有一位天尊以及八位年輕人。
  此時這個老牌天尊渾身繃緊,弓起身子,像是一個混沌中的魔豹,隨時要躍起發難。
  “在我面前,天尊就不要想著撒野了,更不要想逃走!”楚風平靜地開口,又道:“跟我說說沅族的情況。”
  一聲大吼,草原上空落下數十道粗大的閃電,全都有山岳那么粗,沅族的老牌天尊發狠,以自身為引,牽引虛空雷電,他不惜要廢掉本源,引動接近大能級的雷霆,想劈死楚風。
  “可笑,我楚終極剛渡完最強天劫,你一個天尊也想劈我?”楚風神色冷淡,而后抬頭望天,喝道:“給我退散!”
  他舌綻驚雷,口中飛出一片宛若仙芒般的光束,蘊含著符文,迎上數十道山體那么粗的驚人閃電。
  轟!
  最終,半空中,雷霆震耳欲聾,虛空炸開了,天穹都都一片刺目,盛烈的光束暴烈無比,席卷高空。
  楚風喝退雷霆,將那粗大而恐怖的雷電全部潰散了。
  確切的說,他口中飛出的光束擊潰了閃電,只因他展現的是雙恒王道果,能量強度驚懾此境。
  縱然是老牌天尊,在這一領域中無比強大,但也還是不能踏足大能領域呢,怎及得上雙恒王道果的楚風?
  “既然你想死,送你上路!”
  楚風冷酷出手,老家伙不說,這里還有沅族的神王,所以他無情的轟殺了過去。
  老牌天尊瘋狂拼命,并且急切地呵斥:“楚風,魔頭,你現在張狂,早晚要被清算,這個時代變了,識時務者才可活!”
  楚風沒給他機會,兩拳轟出,砰的一聲,他炸開了,殷紅的血灑落在草原上,觸目驚心。
  然后,楚風盯上剩下的八位弟子,所謂的年輕弟子也只是相對而言,事實上他們都比楚風要大不少。
  其中,有人的年齡超過了兩千載,成就神王果位,畢竟世間真的沒有幾個楚風這樣的怪物。
  不得不說,沅族這群人骨頭很硬,而后楚風嘗試探其魂光深處的秘密,結果觸碰禁制,這些人皆化成灰燼。
  對此,楚風并不覺得同情,無憐憫之心,沅族都投靠諸天外的生物了,當了帶路黨,沒什么惋惜的。
  “沅族,真的瘋了!”羽尚輕嘆。
  他知曉沅族的事,可以從容的告訴楚風。
  “何止瘋了,簡直喪心病狂!”楚風道。
  沅族,很早就投靠出去了,找好了后路。
  不然的話,他們絕不會這么膽大包天。
  不久前,青銅棺從域外墜落,天帝顯照在魂河,大戰于厄土,不管真身是否死了,終究是露面了。
  即便是帝之影也好,也足以懾世,可沅族還是敢來殺其后裔,可見有恃無恐,一條道走到黑了!
  這次,楚風殺他們沒有任何心理壓力。
  他與羽尚交談,了解到關于沅族的很多秘辛,也知道了他們的山門在哪里,更知道該族的一些厲害人物。
  “沅族,果然有大宇級強者!”楚風皺眉,關于那種形態各異、無邊恐怖的怪物,的確極盡可怕,觸之不祥。
  即便見慣了大場面的他,見到大宇怪物也得立刻遁走,不然必死無疑。
  “也許,還有一個老究極!”羽尚開口,無比的嚴肅。
  “還有一個老究極?!”楚風震驚了,沅族真的有些變態了,一門兩大強者,這是何等的驚人。
  “沒錯,兩大強者是他們陽間的底蘊!”羽尚強調。
  還有一個更瘆人的問題,那就是,沅族來頭應該很大。
  沅族一直在言,他們的祖先輝煌逆天,也許陽間外的祖地,或許還隱藏著什么不曾死掉的祖先也不說定。
  楚風一陣頭大,沅族太強勢了,但是,這一族已是仇敵,早晚要對上,沒什么可怕的。
  當然,前提是,陽間還有明天,還有未來,詭異給世人時間,那樣一切還好說。
  不然的話,主祭者真正到來時,什么都完了。
  不管怎樣說,現在還得靠天穹外的三器抵住主祭者,不知道那兩位疑似仙帝級的生物對峙以及談判的怎樣了。
  或許,很快就有結果了。
  “為什么我覺得,大宇級與究極相仿?”楚風請教,連旁邊的鈞馱都伏在草原上認真傾聽,它也想知道。
  不是楚風平日不關心,而是知道的人還真不多。
  因為,這種領域太高深了,陽間明面上總共也沒有多少位,是可以數的過來的。
  當然,如果算上暗中的可能要翻倍。
  這種領域,對于普通進化者來說,是禁忌,是無解的,此生都沒有機會接近,更談何了解。
  世人也只是知道,大宇與究極經常被一起提,這還是從大家族口中流傳出來的。
  不過,就是一些大世家子弟,也難以說清,大宇與究極的根底。
  楚風因為離這種層次還太遠,一直都沒有太在意,今天遇到羽尚,并且以后很有可能就要對上這種生物了,他才認真詢問。
  羽尚神色復雜,多少年逝去,他們這一族徹底沒落了,早就沒有這個層次的生靈了。
  他輕嘆,然后告知,道:“大宇與究極其實都是同一層次的生物,到了這種境界,已經可以與仙那種生物征戰,甚至殺仙。”
  “大宇與究極是同層次的生物?”楚風驚詫。
  同時,他又問道:“仙那種生物,他們到底在哪里?”
  “仙,屬于另一條進化支路,我的祖上,曾經走的就是那條路,我們隱姓埋名來到這里,不得不改換了進化路線,而隨著歲月流逝,竟連祖上的法都遺失了。”
  羽尚無奈嘆氣。
  同時,他告訴楚風,在過去,這個世界原本也有很多仙,走的是那種進化路徑,但是,終究是消失了,被花粉路線所取代。
  “仙,你早晚會看到的,那個世界的仙完全不同了,跟過去不一樣了,已經被稱為墮落仙族。”羽尚搖頭。
  然后,他又解釋大宇與究極的問題。
  “大宇與究極,是同層次的生物,只是路有些不同而已。”
  大宇,這是服食花粉,接受觸媒進化后,大爆發導致的,形體會變異,出現不可名狀的恐怖變化。
  可以說,這是不受控的,是無奈的選擇。
  從大能突破,進入更高層次時,身體所積攢的問題全面釋放,被惡變纏身,形體可怕無邊,就是大宇。
  究極,則是相對溫和的環境下,從大能突破,進入更高領域時的一種狀態,身體不曾惡變。
  總的來說,沒有人不希望走究極路,這才更合適,更溫和,大宇之路實在太粗暴了,動輒就會死。
  而且,其形態也過于可怖,令人難以接受。
  那是服食花粉與異果后問題總積累的大爆發與結果!
  大宇,如果能熬過去,最終會還原,再現真身形貌,而不再是那么可怕,讓人膽寒的形態。
  并且,一旦熬過去,實力也將是粗暴的式的增長,極其可怕。
  究極,也不是就此徹底安然無恙,并不能保證順順利利,在此過程中,也可能會發生異變,成為腐爛甚至不可名狀的怪物。
  只是相對來說,究極生物的身體還算正常,可以隨著歲月的打磨,加之自身定力足夠強,苦修下去,能將體內的隱患,花粉與異果積淀下的麻煩斬掉大半,甚至磨滅。
  “最終,大宇與究極其實是要合一的,這兩條路到了最后,都要經歷兇險,想要突破,超脫出這個大境界,無論是大宇,還是究極,都要先歸一,成為宇究生物才行!”
  “一個境界,兩條分叉路,最終又合一,其實這個大境界,可以稱之為宇究?!”楚風問道。
  “沒錯!”羽尚點頭。
  宇究,其實都可以單算一個大境界了,因為,它的確很變態,很難走通,而一旦成功那就會強的離譜。
  宇究,分叉兩條路,如果不考慮大宇級身體變異,形態丑陋,加之大動輒會死,其實論實力的話,孰弱孰強很難說。
  甚至,大宇級更粗暴,如果能熬過來,提升的更剛猛。
  可惜,古往今來,突破后直接就引發體內問題,迫不得已走上大宇路的生物,最后幾乎都活不下來。
  “這么說來,黎龘,武瘋子,他們不見得比大宇強,只是他們走的穩,初破境界時,不曾爆發花粉積累的嚴重問題,算是幸運兒?”
  楚風摸著下巴,一陣琢磨。
  羽尚搖頭,道:“倒不是幸運兒,那是因為,他們前期積累足夠深,確信自己不會突破大能,進入更高層次后就詭變,早就為走究極路鋪墊與準備好了。”
  “積累足夠深?”楚風心中有點沒底了。
  “是,吸收花粉,服食異果,這種進化,日積月累下來會出問題的,許多人都在一些大境界要駐足,要磨礪,要積淀很久才會再走下去,你要注意!”
  當聽到這種話,楚風的臉直接就綠了,他進化迅猛,讓沅族都震撼,都驚悚,深感他是怪物。
  這的確驚人,按照這種速度,在前期就會出問題了,在他的當前這個層次就應該詭變了,結果他無恙。
  可是,楚風卻心中沒底了,等他突破大能,進入宇究領域時,是不是直接就是大宇路?都不用選擇。
  “年紀輕輕,我就要不祥,渾身長出紅毛,黑毛,然后肚臍眼上掛著幾個腦袋,滿頭都是肉瘤子?渾身腐臭,長滿鱗片,甚至腦袋都爛掉,出現各種問題?!”
  楚風頭皮都要炸了,他還在準備呢,一會兒就要去抄沅族那些落單在外開辟洞府的強者的家底了,好讓自己迅速進化。
  可是現在呢,他卻心底冒涼氣了,有些毛骨悚然。
  “不怕,什么惡變,什么腐爛,什么長毛,我統統鎮壓!”楚風有點不信邪。
  “對了,黎龘,武瘋子,不止能殺真仙,局限在究極這條路上吧?”楚風分明感覺,那兩人很強,遠不止這些。
  

snaptime:2020-02-23 22:07:30  exectime:0.051


另特码玄机
上海福利彩票官网 股票配资骗局 大赢家827cc一尾中特平 广东十一选五 信誉最好最靠谱的棋牌 真钱博彩 东北吉林麻将玩法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七乐彩走势图近100期 篮球赔率雪缘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