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特码玄机|曾女士百灵鸟|

《箭魔》全文閱讀

作者:明月夜色  箭魔最新章節  箭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箭魔最新章節第三千六百一十九章 昆侖還不配(20-02-21)      第三千六百一十八章 你自斷一指吧(20-02-21)      第三千六百一十七章 太上長老(20-02-21)     

第三千五百六十八章 煉丹房里的啪啪聲

  
  昆侖大殿之中,玉璣子高高在上的坐在掌座的位置上,下面是靈絕帶來的小天和小玉兩人。
  
  此時在掌座的威嚴之下,小天和小玉幾乎都有些喘不過氣來了。
  
  “掌座……白里在煉藥一道真的很強……”
  
  小天這會兒開口,可是他覺得自己的話根本沒有說到掌座的心里去,因為小天看得出來掌座的眼神依舊冰冷,或者說他根本不認為自己這個弟子的話有任何的可信度。
  
  “難道他還能比渾圓大師更強么?”玉璣子覺得小天簡直就是可笑。
  
  白里?那個煉制出神丹的小家伙?
  
  呵呵……不得不說,煉制出神丹這件事讓他一戰成名,但是不要忘了,所有人都知道那是運氣,即便是他真的掌握了一些遠古的神印那又怎么樣?他的年齡擺在那里,就算是神印也不可能讓他真的比渾圓大師強大,所以在玉璣子看來,小天說的就是無稽之談。
  
  面對掌座的話,小天這一次沒有繼續解釋什么……因為小天知道,玉璣子已經先入為主的認為白里很弱,那么自己接下來無論說什么玉璣子都不會相信了。
  
  所以之前關于火麟教的事情,小天也沒有繼續多說,因為小天知道,自己就算是告訴掌座,掌座也只會認為自己在胡說八道。
  
  畢竟那些東西不是親眼看到如何能夠相信呢?
  
  水藍宗別院之中,煉丹房之中如今只剩下白里和苦鵜大師兩人。
  
  白里的手中拿著一根不知道什么材質的棍子,而這棍子時不時的落在苦鵜大師的手上打的苦鵜大師渾身顫抖。
  
  “錯了……啪……”
  
  “又錯了……啪……”
  
  “你是豬嗎?啪……”
  
  “這種印記看一遍還學不會的都可以拉去人道毀滅……啪啪啪……”
  
  苦鵜大師被打的渾身顫抖,可是他同樣也興奮啊!因為白里所教的印記讓他打開了一扇全新世界的大門。
  
  以前煉藥時候,他的印記出手雖然也很快,但是僅僅是快而已,可是如今白里所教授的印記卻完全不一樣!
  
  以前需要三五道印記才能完成的事情,如今使用白里的印記,一道就可以完成,這其中巨大的差距讓苦鵜大師看到了一片全新的世界。
  
  “師……白先生,這是傳說之中的上古神印嗎?”苦鵜大師此時一臉的激動,不過白里不允許他叫師父,所以只能稱呼白先生,而先生二字在以前也是老師的意思,所以也沒有什么區別嘛……
  
  “什么狗屁上古神印,這不過就是你們一代代的傳承,一代代帚掃自珍的情況下,導致這些印記失傳了而已,都不明白你們一個個都是怎么想的,這些東西傳出去能怎么的!你的弟子還搶你飯碗了?”
  
  白里有時候很不明白,在地球上,很多人寧愿看著自己的手藝失傳都不肯傳授,什么傳男不傳女,這都什么狗屁規矩。
  
  就像這些煉藥術一樣,傳播出去有什么壞處?
  
  站在不同的角度看事情的方式也是不一樣的,白里知道有些東西自己無法完全改變的。
  
  苦鵜大師也是苦笑,沒辦法,有些東西早已根深蒂固,不是說想要改變就可以改變的。
  
  丹藥房里面的啪啪聲聽的外面不少苦鵜大師的弟子都跟著顫抖……師父和那白先生進去之后里面就開始傳出啪啪的聲音,然后時不時的還能聽到師父傳出來一陣似是興奮又似是痛苦的聲音……那么問題來了……里面到底特么在進行一些什么不可描述的活動呢?
  
  這么多年了?師父難道是……
  
  想到這里,有幾名弟子忍不住打了個冷顫……怪不得每次師父交手自己的時候都是手把手的教呢……這會兒想到手把手為什么感覺那么惡心呢……
  
  司命站在遠處,啪啪聲并沒有讓他有任何的邪念,因為司命是極少數知道里面發生什么的人。
  
  因為苦鵜大師在找白里之前也曾找過司命,而司命對于苦鵜大師的想法自然是支持的。
  
  因為司命很清楚,如果苦鵜大師真的能夠勝利……不……哪怕不勝利,只要表現出可以跟渾圓大師以及妖僧一戰的實力,那么毫無疑問,這件事必然會震動修煉界,而水藍宗自然也會跟著水漲船高,所以于情于理這都是一件好事,司命自然是不會阻止的。
  
  司命不是沒有野心,只不過他暫時還沒有能夠配得上野心的實力。
  
  水藍宗實力不差,但是想要跟昆侖還有凌然宮斗還是有一定差距的。
  
  所以司命沒有想過這一次的仙藥會上一舉奪魁之類的,那根本不現實,他只求白里可以為苦鵜大師打開一扇大門,讓苦鵜大師未來有爭斗的資格,如此一來,水藍宗總是有希望走到最高峰的。
  
  懷揣著白里所煉制的逆命丹,司命心中不免對白里又是一陣感謝,因為他知道有了這顆丹藥,自己的兒子就有了新生的希望。
  
  雖然五五之數誰也不知道最終兒子能不能成功,但是司命知道,這已經是極限了,而這一切都是源自于白里……如果沒有白里……可能兒子這輩子都沒有希望吧,畢竟司命真的不敢讓兒子去賭那只有最多兩成的機會,因為太渺茫了。
  
  司命沒有去看今天的仙藥會,盡管今日水藍宗也有弟子參加,不過那都是小打小鬧,真正的比試是從后天才開始的。
  
  今日這些年輕弟子會淘汰一部分人,然后明天的比試會決定年青一代的煉藥第一人,可是那都是浮云,畢竟每次仙藥會雖然都決出第一人,但是真正成長起來的并不多。
  
  所以仙藥會的真正重頭戲還是后天的這些老怪物之間的對決。
  
  所以今日的仙藥會不光司命不會參加,各方的大佬也不太會出現,除了昆侖的大長老必須要去主持之外,其他人都不會出現。
  
  渾圓大師出現在了昆侖,但是只露面了一下,然后就銷聲匿跡了,好像不曾出現過一樣。
  
  妖僧并沒有對渾圓大師的出現做出任何的表示,看起來好像絲毫不擔心會被擊敗,甚至連一向喜歡搞事情的凌飛寒都沒有出現,但司命知道是為什么……
  
  本來白里贏了昆侖兩場按照凌飛寒的做派,無論如何他都會跳出來再惡心昆侖一波,但是這一次他卻什么都沒有干,這一切都是因為白里,因為之前司命是親眼看著白里跟凌飛寒之間的過節的……所以白里雖然滅了昆侖的氣焰,又何嘗不是滅了凌然宮的氣焰呢……
  
  但同樣司命也有些看不透白里了……這一出現就惹了兩大勢力,難道白里真的就一點都不擔心這兩邊的報復么?
  
  
  
  

snaptime:2020-02-21 17:00:00  exectime:0.114


另特码玄机
11选5 一波中特不夸张打一生肖 新浪足球竞彩比分 南粤36选7每天都开奖吗 河南11选5下载 3d开机号3d之家 51678金蟾捕鱼辅助 36选7开奖结果福建 新疆十一选五走势图 网页通比牛牛